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添加书签(永久书签)
报错(章节有误?)
听书 - 凡间狱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A-
默认
A+
护眼
默认
日间
夜间
上下滑动
左右翻页
上下翻页
《凡间狱》第0406章 毁灭序章 1/1
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

噗!

利刃穿胸而过。

“走好!”

赤无劫站在我身后,默默说了两个字。

这一刹那,我浑身如遭雷击,我能听到利剑撕裂我皮肉乃至是骨骼发出的声音,整个人不自禁的绷直了身体。

我垂头看了一眼,一柄剑刃从我前胸穿透出来,粘稠的黑色血液滴答滴答落在祭坛上。

我的视线开始模糊,也不知是不是濒死前的幻觉,那些血液落在祭坛上后,犹如水滴落于平静的湖面,泛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。

嗡!

祭坛颤动。

下方,大长老昂头,高声诵读着一些古老的文字。

我在地心世界盘桓那么久,虽说语言沟通还是个巨大的问题,但偶尔一两个字节还是能听得懂的,串联起来,我大概知道大长老似乎在说一种类似于祷文的东西,约莫就是把我献祭给了苍天云云。

伴随着这些祷文,从我胸腔里落下的鲜血竟冒出了火光,那是星星之火,可坠落在祭坛上后,却呈现出了燎原之势,整个祭坛上的神秘符文一个接一个的亮起,血光冲天,犹如在熊熊燃烧一样,整个祭坛都笼罩在了血色的烈焰中,吞噬一切。

“走好!!”

这是赤无劫第二次说这句话,下一刻,他拔出利刃。

扑通。

我整个人倒在祭坛上,鲜血从胸口不断流淌出去,在身下蔓延,让整个祭坛几乎都沸腾了,血光冲天而起,直上九霄。

“吼!!”

这一刻,我忍不住怒吼咆哮起来,因为一阵比生命流逝更加恐怖的巨痛席卷而来,冥冥之中仿佛有一双大手拽住了我身体里的某种东西,在硬生生的拉扯出去。

我感觉自己在不断的飞起

或者说,那是我的意识?或者是灵魂?

难以形容那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,但我确实是离开了自己的身体,犹如第三者一样飘荡在熊熊燃烧的血光之中,四周狂风大作。

我能看见自己的身体生机渐渐流失,一双眼睛开始变得暗淡,直至,渐渐合拢!

我环顾四周,看到了一张张正在狞笑的脸!

大长老近乎癫狂了,他那点伪装出来的出尘气质在这一刻消失的无影无踪,双目中闪烁的是野心和癫狂。

我想冲上去与他拼命,可是,祭坛上氤氲着一种无形的力场,直接将我束缚在了这里。

我在对着他们咆哮,可惜,它们也听不见。

他们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我。

我就像是不复存在一样。

轰隆隆!

九天之上,电闪雷鸣,一条条可怖的雷霆犹如银蛇一样狂舞,近乎交织出一张银色的大网,将这里完全笼罩了。嗤啦!

忽然,一道剑光撕裂天幕,那里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,祭坛上冲起的滔天血光似乎受到了某种指引,一股脑儿的全都钻进了那巨大的漩涡中。

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在我心头冒了起来。

“你来了”

我昂首望着天空中的漩涡,那里面散发着我非常熟悉的气息,与我的血气交融的瞬间,我有种错觉,仿佛一位老友不远万里的来与我见面,我竟有种想要流泪的感觉,可惜,我现在没有身体,或许是灵魂,或许只是一道意识,真正的我已经在赤无劫持剑洞穿我心脏的那一刹那死去了,我无法流泪,只能悲恸。

这时,漩涡里又生变故。

一柄剑,从云层中徐徐降落,闪电围绕它狂舞,天地间的能量犹如被点燃,在这一瞬间暴动、沸腾。

那只是一柄剑,却犹如一位君临天下的绝世帝王,此刻降临到了这里。

那剑,赫然是九龙剑。

剑身此时在发光,上面的苍龙烙印在复苏。

“祖龙,是你吗?”

大长老对着天空怒吼,大声吼道:“你是否知道,我们等待这一刻已经太久了。”

轰隆!

九龙剑散发的神性光芒愈发的强烈了,四周澎湃的能量朝着这柄剑聚拢而来,那能量太可怕的,毕竟是一位神祇在复苏,以至于九龙剑都难以承载。

咔嚓!

无声无息之间,九龙剑上出现了一道裂痕。

这仅仅是个开始,紧随其后,“咔嚓咔嚓”的碎裂声不绝于耳,一条条裂痕似蜘蛛网一样在九龙剑上蔓延。

终于,这柄被世人敬畏的崩碎了。

嗷吼!

恐怖的龙吟声震撼九天十地。

九龙剑崩碎,祖龙腾空。

它只是一道虚影,却折射出了镇压万古的气息。

角似鹿、头似驼、眼似兔、项似蛇、腹似蜃、鳞似鱼、爪似鹰、掌似虎、耳似牛,其躯绵延千里,一眼望不到尽头,横亘在天穹之中,冷漠的俯视着一切。

它与传说中一模一样,从神话时代一直走到现在,重现于世间。

这一瞬间,山川在与之共鸣,大地在颤抖,众生被莫名的气机所笼罩,忍不住要下拜。

“我的神国,我的子民”

祖龙睁开双目,眼中万古沧桑在轮转,它太古老了,一举一动都记载着岁月的痕迹,轻声道:“一切都不复存在了,我不属于未来,不属于现在,一切都埋葬在了过去”

“你为什么要来”

我看着它,灵魂在悸动,与它很亲近,血脉相连,犹如一体。

祖龙仿佛看到了我,它的双目终于凝聚在我身上,这一刻,它眼中闪烁着喜悦,轻叹道:“如你所言,有些事情,不得不面对。或许我可以斩断与你的联系,出卖你来换得苟延残喘,可我是神,神有神的尊严,你是神佑之子,岂能言弃?”

“你终究死去了!”

大长老怒吼,他一直在被祖龙无视,此刻暴怒:“一道残魂而已,还谈什么神的尊严。”

“可悲”

祖龙终于看向大长老与地心生灵,可也仅仅只有一眼,留下了不屑的睥睨:“纵然能赢得这场战争,可你们能赢得了万古轮回吗?天地,终要斩你,永不超生。”

“我只活当下。”

大长老怒吼:“镇压你!”

嗡!

他的背后升腾起无尽的血光。

那不是祖龙的神性,而是一种魔性,众生在哀嚎惨叫,天地都在泣血。

一道虚影徐徐凝聚而成。

那是一个炉子,上面镌刻着花鸟鱼虫,山川大岳,散发着莫名的契机,四周却有血光护体。

那是万族血炉,模仿地心世界的创世神炉。

“镇压!”

大长老怒吼,万族血炉的虚影朝着天穹笼罩了过来,那不是实体,可仍旧无限可怕。

“嗷吼!”

祖龙咆哮,震动山川,它没有选择对抗,而是直接朝我扑来,在我头顶盘旋。

它这是在庇护我,它只是残魂,已经没有力量了,可仍旧将我挡在身下,这是它作为的神的尊严,言出法随,承诺的都会做到,一息尚存,绝不让万族血炉的虚影把我这个神佑之子镇死!

轰隆!

终于,万族血炉镇压了下来。

这一瞬间,大地在沉陷,澎湃的能量让禁区天翻地覆,这是神灵之间的对抗,我只是一道意识了,根本无法承受,所有的一切都陷入了黑暗之中

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play
next
clos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