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添加书签(永久书签)
报错(章节有误?)
听书 - 凰歌千秋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A-
默认
A+
护眼
默认
日间
夜间
上下滑动
左右翻页
上下翻页
《凰歌千秋》第一百十二章 聪明的韩子矶同学 1/1
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

紫霓裳是个没主见的女人,当下就慌了神,连忙宣了自己的父亲进宫。

“爹,怎么办?”紫霓裳慌张地道:“那个女人又要回来了!”

“你慌张什么。”赵子夫低喝一声:“你能赶走她一次,也能赶走她第二次。”

“可是…”紫霓裳拼命摇头:“我没有把握,他连我性命都不顾了,我……”

赵子夫沉吟了一会儿,道:“皇上对你还是不错的,都说了无论你生男生女,都是吴国的储君。他一走,国都不也是我们赵家的?他是将整个江山都寄托在我们身上了。”

紫霓裳皱眉,幽幽地道:“男人的心,谁又说得准呢。说不定他什么时候就变了。”

也是要采取些行动,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吧?紫霓裳想,男人的心不可靠,可是大权和金银是不会变心的。

司徒锦浑然不知自己后院着火,只是拿着天上落下来的传单,脸色不太好看。

“主子,四处的这个东西都已经烧掉了,士兵们也没有再议论。”金刀道。

“这东西是怎么来的?”司徒锦实在很好奇:“为何一觉醒来,满地都是?”

金刀低头:“属下也不得知,守夜的士兵称,什么都没有看见,也没有人闯入军营,这东西就是天上飘下来的。”

司徒锦皱眉不语。

接下来的征战,他还以为是要按程序双方就在边境开战,哪里知道第三天,韩子矶亲自率兵,竟然开始攻城了!

开什么玩笑?他这边四十万大军,韩子矶区区二十万,竟然想攻城?当他摆着好看的是不是?

司徒锦怒而率兵抵挡,但是心里有些不好的预感,所以没有下战场,只是站在城楼之上指挥。

事实证明他的预感是对的,大晋推出来十余奇怪的东西,铁做的圆筒状,口子对着他们这边,有士兵点了火,无数的铁球就朝这边飞过来,然后轰地一声炸开。

火光冲天,映在司徒锦睁大的眼睛里,城外的五万士兵脆弱得跟枯叶一样,一碰就碎了。

韩子矶抱着千秋站在后面的战车上,微笑着指给她看:“这就是红衣大炮。”

千秋震惊。

大晋几乎无损,而司徒锦那边五万人在烟火炮灰之中死的死,伤的伤,剩下的都吓得逃走了。

他们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,只是眨眼之间身边的人都死了,胳膊腿儿乱飞,剩下的人实在也没有勇气再战。

炮火渐渐逼近城楼,金刀白着脸道:“陛下,请快后退!”

司徒锦被人扶着往后方走,上马带着剩余的大军狂奔。稍微一回头,就看见火光吞没了城墙。

他用护心丹换回来的苏越之地,大概是要拱手再还回去了。

司徒锦精神有些恍惚,回到安全的区域宣布停战之后,才躺在榻上慢慢回过了神。

“战报送来了没?”他问。

金刀脸色不太好看,犹豫了一下,还是将战报递过去。

大晋这一战,损了三人,而他们,损了三万。

司徒锦颤抖地闭上眼。

“这东西威力还真不错。”韩子矶笑眯眯地摸着大炮,夸奖郑财神:“回去给你建个军器所,你掌握制造大权。”

郑财神半跪下去领旨谢恩,而后感叹道:“陛下,您是冷兵器时代第一个使用热武器的,不仅如此,还使用谣言侵略。而且…能把烟花改成大炮,是您自己的主意,微臣只是起了个名字。”

韩子矶微微一笑:“这不都是正常的么?烟花炸开的时候那么响,就知道改一改,打在人身上一定很疼。”

郑财神抬头,目光灼灼地看着眼前的帝王。

若是他是在历史里真实存在的皇帝,那么泱泱中华的命运,会不会就这么改变了?

千百年后,烟花是被洋人拿去做了大炮,轰开了自己的大门。而现在的这个人,就已经看出了这里面可以利用的东西,让他花这么长的时间,改良成了初级版的红衣大炮。

说实话现在这大炮真的只是一般水平,不过在冷兵器时代,已经是神物了。这一仗韩子矶赢得很漂亮。

吴国士兵惶恐不安,大晋占领了边境一城,夜晚吴国士兵只能露宿野外,因为营帐都没来得及带走,统统送给了晋军。

司徒锦头一次觉得这么狼狈,宣了几个资格老的将军商议了一夜,都没有想到要怎么对抗那可怕的铁筒。

不过他们的担心是多余的,弹药毕竟有限,这次郑财神也就带了那么几百发,攻城一次就用了一半,剩下的只能省着用。弹药用尽的时候,还是只能短兵相接。

只是敌人不知道这一点,就只能退缩再退缩。

夜半无月,吴国士兵睡在野外,心里难受得很。这时候,远处突然升起了许许多多奇怪的亮光。

“什么东西?”一人惊醒,所有人都惊醒了,纷纷抬头往天上看。

无数的亮光换换升起,红彤彤的灯笼一样的东西上,写着两个字:“晋胜”。

“这……”金刀也看傻了,连忙去禀告司徒锦。

千百个孔明灯带着这两个字缓缓升上漆黑的夜空,场面非常之壮观,每个人都看呆了。

本来吴国军心就已经动摇,再加上这不知道是天意还是什么的东西,众士兵心里就更没底,夜半甚至渐渐开始有出逃的人。

“这是人为的东西,不是天意。”司徒锦连忙出来安抚众人的心:“是大晋的阴谋,大家不要慌乱!”

跟着司徒锦在野外休息的至少有十万人,他声音只有这么大,再怎么安抚也不能安抚完所有人,于是一夜之间,吴兵溃散不少。

“楚越一点没说错,你真阴险。”千秋陪韩子矶看着情报,啧啧地道:“太阴险了!”

韩子矶含蓄地笑着:“自古兵不厌诈,行军打仗么,除了面对面上去揍他们,总也还有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法子。”

千秋一边感叹一边想,还好没跟这人作对,也太会坑敌人了。怪不得郑财神说他会名留青史,这阴谋诡计用的,都可以再写一本孙子兵法了。

更难得的是,他物尽其用,几乎把郑财神那里的新奇玩意儿都用了一个遍。当初他看见这些东西的时候,可是很不动声色的啊!哪里知道这人心里早就计划好了什么东西该用在什么上面。

这场战争没什么好担心的,吴国一方败局已显,攻下国都只是时间问题。

于是千秋就很放心地陪着韩子矶上战场,点个炮火,或者射个弓弩啥的。韩子矶总是用铠甲把她包得严严实实,要是可以把脸也戴盔甲,千秋觉得他一定也会给自己戴上。

战场上怎么也还是有伤亡的,不过裴禀天和未晚配合得极好,两人一阴一阳,男女搭配,干活不累。裴禀天纪律太过严明要罚人的时候,未晚总是能适时劝一劝,更加收买人心。战场上未晚杀敌在前,裴禀天就护着她的背后。

千秋吧砸着嘴道:“我觉得他俩好事近了。”

韩子矶敲了敲她的额头:“小兵,专心磨墨。”

吐吐舌头,千秋老实地继续充当他身边的打杂的。

打了两个多月,吴国节节败退,司徒锦心里也没底了,终于派了人去求和,商量着,要不然我割地赔款呗?就不要打到国都去了吧?

韩子矶微笑,割地赔款他喜欢,但是问题是,割什么地?赔多少款?

双方使臣就这个问题争执了半个月,韩子矶也就休养了半个月,半个月之后司徒锦宣布谈判破裂,继续战斗。

“这简直是中场喊停,自己去休息一下,然后回来接着打么?”千秋撇撇嘴道:“他怎么跟你一样不要脸。”

帝王嘴角一抽:“他是不要脸,关我什么事?不过无所谓,休息是双方的,即使他的援兵到了,咱们也不怕。”

才两个月,已经把苏越之地完全拿了回来,还拿下了吴国三座城池,这简直是天降神兵了好么?

司徒锦写信回去,让赵子夫领兵来支援。

可是赵子夫说他年纪大了身子不好,让朝中其他将军,领了五万人前来。

司徒锦心里有些紧张了,这是要干什么?背后捅他一刀不成?连忙给紫霓裳写了情书回去,嘘寒问暖说了半天,然后说,孤现在有难了,看你真心的时候到了。

一般来说,紫霓裳是很蠢很好骗的,他之所以放心把大权放在她身上,是因为他有足够的信心能操控紫霓裳。

但是他这次漏算了一点,流言很可怕,女人的猜疑心更是可怕。这两个月来什么流言都有,紫霓裳已经深信司徒锦要背叛她立韩未晚为后了。

女人的嫉妒心是比流言更可怕的东西,紫霓裳撕了信,七个月大的肚子,活生生早产下一个男婴来。

好的,新的皇帝已经有人了,即使还是个婴儿,那也是皇储。至于外面那个变了心的男人,她还帮来做什么?

于是,吴国援军不发,粮草将绝。

苦战五个月,司徒锦就率兵退回了吴国国都。

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play
next
clos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