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添加书签(永久书签)
报错(章节有误?)
听书 - 器王炼天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A-
默认
A+
护眼
默认
日间
夜间
上下滑动
左右翻页
上下翻页
《器王炼天》第三百七十一章 镇压 1/1
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

王母倒不意外他的表现,反而说道:“是吗?那从今天起朱雀就不是西天门的元帅了。”

她的话虽然有些儿戏,可当初就是王母力排众议,支持朱雀成为的西天门元帅,她要废除也就理所当然了。

朱雀的面如死灰,她当然不是惋惜自己失去了权势,而是明白自己一旦失去了元帅的位置,那就是一个任人宰割的鱼肉,夏天根本沒有阻拦的道理。

夏天的脸色急变,可还是挡在了朱雀的面前,淡然的说道:“是我吃的!”

他的话一出口,几乎所有人都有些吃惊,或许大家都不明白,他为什么这么简单就承认了,明明只要拼死抵赖,根本就不会有任何问題,朱雀的死与不死应该跟夏天沒有多大关系才是,毕竟很多人都明白夏天和朱雀的关系,王母显然是其中一个。

只是对于夏天的反应,王母还是有些欣慰的,好歹算个男人,也难怪朱雀会舍身相救了。

可即使如此,王母也沒有放过夏天的打算,夏天的所作所为完全就是当着天下人的面打她的脸,这让她怎么让。

“你不是说不是你吗?”王母反问道。

夏天回答道:“你爱信不信,可我敢说,这事情跟朱雀沒关系。”

王母微微眯眼道:“别以为你是圣人弟子,我就不敢为难你,算起來我跟女娲圣人的身份也差不到哪里去。”

虽然一个是圣人,一个是仙帝,两人之间的修为有天壤之别,可女娲是鸿钧的徒弟,王母也是紫霄宫的童女,论辈分也差不了太远。

更有甚者,王母乃是天界之主,乃是天意,别人忤逆不得,即使是圣人也无法随意破坏天意,更不会因为一点小事就要与天斗。

王母也不会想要杀死夏天,她要做的只是小小的责罚,这责罚有可能是千年镇压,也有可能是当众道歉,一切都只看她的意图。

夏天明白这点利害关系,才敢随口的承认了事实,因为夏天明白事情的重要性。

可朱雀不明白,她只当王母不会放过夏天,反而焦急道:“是我,是我偷吃的蟠桃,跟子寒无关。”

她这一承认,在场的人倒是都懵了,夏天气急败坏的说道:“你哪根筋搭错了,明明是我偷吃的,跟你有什么关系。”

王母也是点头,她明白朱雀是沒有这个胆子的。

可朱雀却骂道:“说是我吃了,便是我吃了,王母你要是有眼睛的话,就好好的看清楚现实。”

“混账东西!”王母听她直呼自己名字,长时间享受万人敬仰的她何成受过如此礼遇,当下骂了出來。

夏天想要阻止朱雀开口,她这么下去只会越帮越忙,可朱雀却是拼命的骂了出來,老糊涂之类的,听得王母脸色阴沉,夏天想阻止都來不及。

“來人,将朱雀压入天牢,着后处置。”王母终归是压住了体内的怒气,她明白自己如果要是当众对于朱雀,一定会惹得夏天不满的,只是让人压下去留着以后处理。

可夏天明白,朱雀如果就这么被压下去,肯定是凶多吉少,当下说道:“娘娘还请开恩。”

朱雀吼道:“你不要胡乱做好人,这事情跟你无关,你就不要瞎往自己身上拉。”

这女人实在让人生气,可夏天明白,她是想要帮助自己,所以想夏天很感激她,可同样也头疼她看不清楚情形。

王母说道:“你也看清楚了,你自己的事情还沒完,就不要乱管别人的事情了。”

被打开的大门之中,走出两个仙女來,各有天仙修为,想要制住现在修为尽失的朱雀,那并不是多么困难的事情,轻而易举的就将她架了起來。

“让开!”夏天心中來气,一挥手就将两个天仙修为的仙女给推开了很远。

可夏天还沒有走到朱雀的身边,一股强盛的气势就压了过來,那气势无与伦比的强大,压得夏天喘不过气來,一下子便半跪在了地上。

“押下去!”王母怒喝道。

那气势自然是她所散发,端得是强悍无比,夏天她不敢动,可朱雀勃然一身,有什么动不了的。

夏天双目含火道:“你敢!”

王母冷笑道:“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吧!”

被王母的气势所压,夏天根本动弹不得,即使那是拼上了性命,也无法撼动丝毫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朱雀被押了下去。

杨毅有些小人得志的说道:“王母,这该怎么处理呢?”

王母思量一阵道:“就将他压在五华山下八百年,让他好好反省一下自己的过错。”

八百年事情对于仙人而言,几乎是转眼而过,王母估算过,这已经算是一个极限,再过去只怕就会触及女娲的底线,到时候圣人出面,只怕是自己责罚不成,反倒丢脸。

诚如王母所料,对于夏天的事情,女娲虽然清楚的很,可同样沒有出手阻拦。

她也有意借着王母的手來打压一下夏天,毕竟夏天的性子很野,沒个约束,虽然不曾做什么恶事,可这事情几乎沒有他害怕的事情,太过胆大包天反而不好。

加上夏天迫切渴望突破,一直不能静下心來,八百年事情固然有些长,可也正好留给他做稳固之用,相信八百年之后夏天足以达到大罗金仙境界。

如此一來,夏天便被王母不由分说的镇压在五华山下,五华山亦被当做了禁地,就连许多夏天交好的仙人也无法进入。

独自呆在山中,夏天十分担忧朱雀的事情,可夏天怎么也想不明白,朱雀的脑袋出了什么问題,为什么要这么做,为了自己?这未免太过可笑了。

细数认识的过往,朱雀就沒有给过自己好脸色,十足的不喜欢自己。

每天思索这问題,对于夏天而言有些过于枯燥了,枯燥的时候也会用修炼來麻木一下自己,以王母的神通,夏天根本挣脱不得。

就算是女娲也曾估计八百年时间足够夏天突破到大罗金仙境界,可实际上夏天仅仅用了百年光景就达到了这个层次,着实让女娲吓了一跳。

事出反常,而反常必妖,可饶是以女娲修为也无法算出任何问題,仿佛天机被人掩盖了一般,她也只好作罢。

修为达到了大罗金仙境界,夏天的修炼便停止了,不是夏天不想修炼,而是夏天实在是修炼不下去了,夏天师承女娲,修得是无上法诀,玄天易经诀,这法诀足以支持夏天修炼到仙帝级别,可偏偏到了大罗金仙境界夏天就再也无法修炼下去了。

心中总有些疙瘩,夏天不明白,其实夏天自己不明白的事情有很多,比如自己无垠的生命之中,仿佛有一段时间的空白,问过女娲,虽然女娲也说这是错觉,可夏天总觉得这个答案不靠谱。

那是一种玄妙的感觉,好像是在思念着某个人,而且这个人对于自己而言还十分的重要。

可尽管如此,自己却丝毫沒有一点点记忆,一点点也想不起來这件事情。

夏天渴望突破,夏天从未放弃过要去救朱雀,尽管过去了这么久,是否已经发生了什么变故,可夏天从來不想,夏天只想突破。

王母有仙帝修为,饶是自己是女娲弟子,有庞大的身份,想要对抗王母也是不可能的。

王母是仙界之母,这是天道旨意,谁也忤逆不了,自己更是不能,所以自己必须更强,强到足以让天道改变这个旨意。

法诀突破不了,那就代表现在的法诀并不适合自己,如此一來就相当于自己沒有法诀了,沒有了法诀那就直接创。

夏天认识的人之中有好几位都是自己所创造的法诀,虽然比起无上大道有许多偏差,可也是最为适合本身的法诀,反而比起一些精妙的法诀更有效果。

别人可以,夏天自然也可以。

春去秋來,五华山被王母施展了法术,设下了禁制,山中只有花草树木,沒有任何活着的动物。

这里除了自然,什么也沒有,夏天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,有感四季变化,白昼轮转,一晃就是百年功夫。

忽有一日,夏天腹中有些火热,仿佛有什么东西在燃烧一般,那是一股庞大的力量,虽然庞大却带着一丝邪气,这种力量夏天并不陌生,如果沒有记错的话,那是腹中的血莲子产生了变化。

相传生育出血莲子的血莲是极为特殊的东西,自打天地初开之时就已经存在了,任谁也弄不清楚它的由來。

虽然不少人曾经关心过这件事情,可实际上历代出现的血莲子功效都不甚强大,所以大家也沒有多加关注。

可夏天有些预感,这一次的血莲子未必就很普通,甚至于有种特别的感觉。

那里面所蕴含的东西压根就不是夏天可以想象到的,那种强大的感觉就连女娲都给不了自己,初时夏天并不能察觉到,可随着血莲子在自己的体内定居之后,夏天才能够明白一点。

因为数百年过去了,夏天却未能够炼化血莲子一丝一毫,可即使如此,自己能够这么容易突破,血莲子也是功不可沒。

“我明白了!”

细细的琢磨,再花去了百年功夫,夏天忽然含笑,轻轻的说道。

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play
next
clos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