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添加书签(永久书签)
报错(章节有误?)
听书 - 逆天废材:腹黑邪王心尖宠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A-
默认
A+
护眼
默认
日间
夜间
上下滑动
左右翻页
上下翻页
《逆天废材:腹黑邪王心尖宠》第488章 坏人好事 1/1
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

不止是今天的瑶池仙会,准确的来说是这段时间月都有些心神不灵,容从天狱里面出来就刻意讨好月,希望两人能够回到从前的时光。

只不过月早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个她,不管容再说什么在她心中也不相信了,当然面子上月也没有多说什么,总之过得去就行。

容表面上已经改过自新,其实心中一直在打主意,天帝已经明确表示很快就会将位置给月来继承。

只要月坐上了那个位置,那么自己一生一世都要在她的光环下,对她俯首称臣。

打从出生开始所有人就只知道月一个人,将自己视为无物,容不甘心,强烈的不甘心。

明明都是由帝后生出来的孩子,凭什么一个在天一个在地,从小到大她受了多少冷眼白语。

那些仙子表面上当着她恭恭敬敬,其实背地里一直在嘲笑着她,帝后居然生出来一只黑鸦。

若不是月是难得一见的神凤替帝后找回了面子,恐怕这千年来备受指指点点的就是帝后了。

月洗去了帝后的污名,所以其他脏水全都泼到了自己身上,可以说容从小到大都是被人戳着脊梁骨长大的。

偏偏月不仅生来身份就尊贵,在天资各方面都远远超过了自己,同样的课程,容哪怕每天晚上花费几个时辰来练也比不上月。

月很多时候都在睡懒觉,偏偏就是因为她的天赋很好,所以她能够轻松的完成各种课程。

容多少次看着自己一个人在院中冷冷清清练习仙术的影子,她就遍体生寒。

每一年自己和月都是同一天生辰,所有人都只记得月的生辰,将自己的当成了空气,连父皇和母皇更是对两人不同程度的礼物。

她不甘,既然出生无法改变,既然天资是早就注定,那么命运是掌握在自己手上的。

只要月死了,天帝和帝后就只有自己一个女儿,黑鸦又如何?到时候还不是可以继承她们的位置。

她要让从前那些嘲笑过她的人都后悔,就算黑鸦也能够统领仙界,这个机会她已经等了几百年。

容做梦都想要杀了月,可是月的神力远在自己之上,如果没有一定的把握不但杀不了月,而且还会将自己置于很危险的境地。

她是个谨慎小心的人,不到最后有把握的时候她绝对不会出手,后来月主动提起到人间才给了她契机。

明明一切都是按照自己的计划来的,月为什么要回来?自己先前的做法更加激发了天帝想要快点将继承权交给月。

不错,天帝和帝后都已经察觉了自己的心思,容觉得自己真的很可悲,没有一个朋友也就罢了。

连生自己的父皇和母皇都防着她,他们想要将所有的好东西都给月,容心中的愤怒更是疯狂滋生。

既然你们所有人都想着她,念着她,那自己一定会将她所有拥有的东西统统都掠夺,让你们知道谁才是最优秀的那个。

多年来的阴影和打压让容变得很有耐性,哪怕她已经恨不得想要将月给撕扯掉,但表面上还得装成是一个好姐姐。

刚刚仙会一散月就急冲冲离开,而且经过自己这一晚上的观察,她发现月一直很紧张,不敢抬头。

对面就是魔界的离和風,所以她是在忌惮那两人么?容有种直觉在人间的这几个月一定没有那么简单。

月的身上一定发生过什么,只不过现在自己还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,她一定会调查清楚,或许这就是自己扳倒月的唯一办法。

容跟着月回来,看她这么鬼鬼祟祟的回来,说不定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。

经过容这么一打岔,月此刻才恢复了理智,自己这是在做什么?她赶紧将身边的男人给推开。

“没什么,我挺好的,就是有些累想要休息了。”月出声回道,此刻她才发现自己身上已经被离都快剥光了。

该死的男人手脚怎么这么快,她一点感觉都没有就稀里糊涂差点和他发生了那样的事情。

离被人打扰眉头不悦的皱起,要知道刚刚就是最好的时机,一旦被人打扰谁知道接下来小东西还会不会听自己的话?

她的身体果然和風形容的一样又香又软,他一点都不想要反手,所以当他被月推开以后又马上缠了上来。

舌尖直接扫过了月那细嫩白皙的脖子,月身体一颤直接倒在了他的怀中。

此刻明明知道容就在外面,这男人竟然还要乱来,月冷冷瞪了他一眼以示警告,偏偏警告对于某人来说一点用都没有,

离索性直接吻住了她的唇,吓得月睁大了眼睛,这人是不是疯了,万一容一会儿就进来了怎么办?

虽然想是这么想着,但身体却诚实的做出了反应,容就在外面,她的身体本是十分紧张的状态,偏偏离还故意引诱着她。

感觉比起刚刚还要强烈和刺激一些,这让月十分难受,她生怕下一秒容就推门而入了。

“是么?妹妹的脸色一看就很差,你是不是去趟人间染上了什么病,有病就要让人好好看看,不要硬憋着,要是出了事情该怎么办。”容不依不饶。

月都快要疯了,连忙将离的身体推开,她就像是一条浮出水面的鱼,暂时才有了片刻喘息的机会。

“我真的没事,就是这段时间回来有点不习惯,毕竟在……啊……”月已经努力在维持自己的气息了。

谁知道离又顺着她的脖子往下吻,甚至吻到了她的胸前,刚刚某人不怀好意的在她胸前咬了一口。

月又舒服又紧张又惶恐,她都要疯了!现在是开玩笑的时候么?容还在门外她又不敢骂离。

离偏偏爱死了她这个样子,小东西满脸潮红,脸上的表情有些愉悦又有些羞涩,偏偏还充满了忐忑和紧张。

一时忍不住想要好好惩罚她,看到她气急败坏又无可奈何的样子。

月看到某个不知羞耻的男人已经顺势又吻上她的脖颈,她这才松了口气。

容已经听出了有些不对劲,“妹妹,你究竟怎么了?听你的声音不像是没事的样子啊。”

“我都说了没事,你烦不烦,我都累死了!”月有些气急败坏,明明自己都解释了半天她是不是聋子啊,还要继续问。

离这个不让人省心的又在努力的诱惑她,还没有经历过人事的月哪里经得起被他这么撩拨。

皮肤上早就染上了可爱的粉红色,离顺着她的脖颈往上,之前他已经亲了好几次,月全身心的精力都在门外的容上。

她却不知道这一次离却是绕到了她的脖颈,慢慢咬下了她肚兜的带子,最后一层遮羞布掉下。

月又气又急,甚至激动的叫了一声:“啊……”

“妹妹,你没事吧。”容敢确定里面一定有事,而她还有种感觉,里面不止是月一人,这一次她不管月会怎么想。

直接狠狠一推就推开了门,迫不及待的进了屋,“妹妹,你……”她朝着四周看去。

月静静的躺在床上,身上盖着被子,一副睡得安稳的样子,只是小脸有些晕红而已,也许是气得。

“你要干什么?我都说了我要睡觉了,你闯进来干什么!信不信我将今日的事情告诉给母皇!”月冷冷道。

“妹妹,我只是太担心你了,你好好休息,我不打扰你了。”容这才离开,身后的门被月一道仙风给关过来。

关门的瞬间她听到一句烦死了,然后月设下了结界,“谁也不要打扰我睡觉!”

容有些疑惑,自己弄错了么?

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play
next
clos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