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网 > 历史·穿越 > 凰歌千秋 > 第三十一章 做客

凰歌千秋 第三十一章 做客

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
书签分为: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,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
听书 - 凰歌千秋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就换了身子的那几天来看,千秋也大概知道,韩子矶的父皇,她面前这位太上皇,是一个十分阴险狡诈,不,是老谋深算的人。他那双眼睛一直很深邃,里头藏了什么想法旁人谁也猜不透。

不过有一点,天下皆知。

太上皇韩朔唯一的软肋,便是太后娘娘。

千秋深吸一口气,又缓缓磕了个头道:“臣妾自知犯错,故而多重的礼都是应当。皇上行为不当,罪在臣妾,臣妾愿意一力担当。”

韩朔挑眉,看着千秋道:“一力担当?静妃以为这里是哪里,有什么罪罚是你一人可以承担的?”

韩子矶张张嘴想说话,千秋这丫头没个分寸,真惹恼了父皇,肯定没有好果子吃。

可是千秋偏抢在他前头开口,抬起头来双目炯炯:“太上皇不纳一妃,只太后娘娘一人,这偌大皇宫便住的是一家人,是家而非宫。家法再严,也不至于取人性命,故而臣妾觉得可以一力承担。且臣妾以前在家,也常常惹老爹生气,老爹再气,也到底是心疼臣妾,不会太狠心。”

吞了吞口水,千秋看着太上皇,小心翼翼地道:“所以,太上皇要罚臣妾什么?”

韩朔没回答,看了千秋半晌,突然失笑:“你倒是会说话,这一句句的话压下来,我还能罚你们什么?再罚,不就是我狠心,不心疼儿子了?”

千秋连忙道:“不不,臣妾不是这个意思,太上皇是严父,对皇上要求严格是应该的,该罚还是得罚,不然不长记性!”

“哦?”太上皇心情不错地问:“那静妃觉得我该罚他什么好?”

韩子矶错愕,呆呆地转头看着旁边的人。

千秋很认真地在思考,一脸愁苦地道:“老爹常常罚我抄写《女训》,真的很难抄,每次抄完我都会痛定思痛,所以罚这个还是有效的。太上皇也不妨罚皇上抄写一百遍《女训》吧。”

韩朔一口茶差点喷出来,旁边的韩子矶也是一副吞了石头的表情。让皇帝抄《女训》?有没有搞错?

“这到是个有趣的惩罚。”太上皇笑了,点头道:“那就这样吧,皇儿你五天之内给我抄好交上来。”

“父皇……”韩子矶脸色变了变,还想争取一下自身尊严。

“本来是想让你去龙荫山思过的。”太上皇一句话将他后面想说的都给堵了回去。

他奶奶的,意思是他还得感谢姬千秋让他抄《女训》?韩子矶哭笑不得,也不敢再说什么,听太上皇再教训了几句,便带着千秋离开了。

两人没乘轿子,是打算一路走过去的。外头天气正好,千秋一蹦一跳地跟在韩子矶身边道:“其实你爹也挺好说话的。”

韩子矶翻了个白眼,没好气地道:“你这是瞎猫遇见死耗子,不要太过得意。再说了,这惩罚也不见得多轻!”

“你笨啊?”千秋嫌弃地看他一眼道:“一百遍,你还真自个儿全抄了?”

“不然呢?”韩子矶道:“你以为父皇不会看我的笔迹么?叫他发现别人代替我抄了,怕是真得去龙荫山了。”

“没叫人替你抄。”千秋嘀咕一声,左右看看,后头的宫人隔得老远,应该听不见他们说话,于是凑到韩子矶耳边,小声地道:“还记得逃出巨岩城的时候那个大气球么?”

“怎么会忘?”韩子矶想起还觉得心惊胆战:“那东西我从来没见过,你哪儿搞来的?”

“我在离州就听闻了大城镇里头有个杂货铺的传说。”千秋神秘兮兮地道:“里头好多稀奇古怪的东西,上次那个玩意儿叫热气球,说是逃家私奔专用。我转了一圈,那杂货铺里还有件东西我特别喜欢,但是当时塞不下了所以没买。”

“什么东西?”韩子矶也压低了声音,问。

“叫复写纸,与一种奇怪的羽毛笔配套,说是把那纸压在两张宣纸中间,在一张上头写字,另一张就会印下同样的字。”

韩子矶眼睛亮了亮:“那杂货铺在巨岩城?”

千秋得意地摇头:“说是全国连锁的,各个大城镇都有。据说洛阳是主店,里头不少稀奇的东西……要不要去看看?”

韩子矶明显很感兴趣,倒不是为了减轻自己抄写女训的惩罚,而是觉得能做出这么多稀奇古怪东西的人,应该是个人才。

上次乘坐那大气球他就想过了,那种东西若是能好好利用,在战场上应该也能派上用场。

“等我右手拆了布,我们就出宫一趟吧。”韩子矶想了想道:“去看看那个杂货铺到底是什么名堂。”

“好嘞。”千秋兴奋地应了一声。

宫里呆久了,又没什么人,当真是很无聊的,能去街上溜达溜达也是好的。千秋开心地想着。

**

熊虎山,黑风寨。

姬老爹拿着千秋写的家书看了看,眉头皱得死紧。旁边已经知道事情经过的刘师爷为难地道:“当家的,要不然还是把千秋给召回来吧,那不是她该趟的浑水。”

“你现在让她回来,她会舍得回来吗?”姬老爹无奈地叹息一声:“也是孽缘,哪里知道那人就会是当今圣上。若是一早知道……”

下头的话他没有再说,旁边几位黑风寨的领军人物都是缄默不语。

“一命去哪里了?为什么千秋说他成亲了?”想起另一件事,姬老爹皱眉道:“成亲也不知会寨子里一声么?千秋要嫁人,我可是都知会了他的。”

刘师爷摸摸鼻子,干笑道:“一命倒是给过消息,说他去洛阳了。至于成亲一事,我也不知道。”

“洛阳?”姬老爹冷哼一声:“别是跟着千秋去的吧。”

一命与千秋,也是青梅竹马长大的师兄妹,若不是一命对千秋温柔又无意,千秋也不至于这么大岁数了还不出阁。

“大当家的,年轻人的事情就由他们去吧,我们现在也是应该想一想,正好千秋不在,许多事情都应该行动了。”刘师爷道。

姬老爹沉默,而后点了点头。

**

千秋坐在花园里的秋千上百无聊赖地晃荡,韩子矶正在太极殿狂抄《女训》,左手字也是意外地好看,不过看了一会儿她就没兴趣了,索性在御花园荡秋千。

百合在她身后站着,千秋想打一套拳也不行,不由地仰天长叹:“哎——”

“干女儿,感叹什么呢?”后头突然传来一个戏谑的声音,千秋一愣,连忙跳下秋千转身。

许久不见的太保秦阳来了,一脸笑意地道:“宫里的日子过得不舒心?”

对于这个捡来的义父,千秋还是挺有好感的,虽然才见几次面,但是这人为老不尊…不,是不太理会繁文缛节,也不太守规矩,颇跟她有些同类人的感觉。

于是千秋也没啥别扭,甜甜地喊了一声:“义父。”

“乖。”秦阳走到一边的石桌边坐下,笑眯眯地道:“前几天一直忙着边疆的战事,你又突然被皇帝立了妃,义父都没能帮你打点什么,真是愧疚。”

千秋豪气地摆摆手,道:“没关系的,他们不给个提示就给你硬塞了个干女儿,你不嫌弃我都是好的了,还在意什么打点不打点。”

秦阳被这豪爽的气势哽了一下,随即失笑:“你这孩子,也洒脱得太不像个女儿家。”

“是吗……”千秋不好意思地挠挠头:“我老爹也经常这样说我,不过我打小就没见过娘的样子,周围也都是男孩子,也没个手帕交啥的,不像女儿家也正常。”

秦阳眼珠子转了转,笑得一脸和蔼地道:“既然这样……你在宫里也无聊,义父给你送个伴儿怎么样?”

千秋一愣,随即斜眼:“什么叫给我送个伴儿,林璇儿定然是想借着我进宫亲近皇上了吧?”

秦阳干咳一声:“你别这么直白行不行?我也知道你肯定是不肯,也就是问问。天天被那丫头堵着吵,我也很烦的。”

千秋摆摆手,一副哥俩好的模样拍了拍秦阳的肩膀,一条腿踏在旁边的石凳上,老江湖地道:“咱们谁跟谁啊?我会不乐意吗?林璇儿要缠皇上就让她去,只要不来烦我就行,我没意见。”

秦阳呆了呆:“没意见?你不在意么?”

千秋茫然:“我在意啥?”

“你……”秦阳张了张嘴,不知道该怎么说。外头不是一直传言帝妃二人感情甚笃么?为什么他给皇帝塞个女人,这主儿还跟没事人似得?

秦阳没想通,千秋是没多想,她觉得自己欠秦阳一个人情,人家来托她办事,总没有不办的道理。

于是第二天,韩子矶正在书房抄写《女训》的时候,外头就响起了一个娇滴滴的声音:“皇上,臣女林璇儿拜见。”

韩子矶明显感觉自己的头大了一圈,黑着脸问旁边的顺子公公:“她怎么会在宫里?”

顺子公公小心翼翼地选择措辞:“是静妃娘娘请来宫里做客的。”

做客?做哪门子的客?韩子矶拧眉,左手放下笔:“让她进来。”

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
书签分为: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,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分享到:
关闭
play
next
close
X

亲!简体版 哇!繁體版
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