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网 > 武侠·仙侠 > 再次飞升 > 第一百六十七章 再见孙伯年

再次飞升 第一百六十七章 再见孙伯年

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
书签分为: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,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
听书 - 再次飞升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冰冷的海风扬起了陆玄一头倔强的短发,他平静的坐在船尾,看着黑色的海浪,不断的被脚下喷射前行的“液能快艇”劈开。

陆玄跟塔西娅在黑礁上等待近四个小时后,孙伯年派出的“增援”小型快艇才找到他们。

快艇的驾驶员,是一个满脸虬髯的中年人,言语不多,行动迅速有力,将二人请上船后,就一头扎入并不大的驾驶,驾起快艇驶赂苍茫的黑色海域。

驾驶员不说要驶向何方,船上的两名乘客也很客随主便,看海的看海,闭上眼睛养精蓄锐的养精蓄锐,都不多问。

陆玄发现塔西娅靠在船舱角落中的睡姿很不自然,就像是为了要随时应付突发事件的士兵,以最快的速度起身操起武器一般。

这个人残留了太多过的烙印,自己呢?陆玄忍不住回想自己的前世。

一些不知不觉的改变已经出现在了自己身上,自己的人生最大的追求虽然仍是武道,性格也没有多大改变,照旧会被认为是武痴,那改变的是什么?

应该是人性增加,前世的自己就像“人型兵器”,觉得所有的情感都是牵绊。

这一世,父母的溺爱,将军的相守相伴,还有对冯家的守护,对tl的同伴难以舍弃,让陆玄觉得自己不再是单纯的“人型兵器”与“绝对武痴”。

这些东西并不会成为自己的牵绊,而是成为自己继续前进的动力。

“嘭”

半躺着的塔西娅猛的从座位上弹了起来,满脸漠然的她,右手机械似的在身边一捞,似乎要抓起什么武器。

数秒钟的安静。

塔西娅先看着自己空无一物的双手,再茫然望了望周围地环境,又向后一倒,继续闭上眼睛,再次小憩。

陆玄前世也曾有过短暂的战场时光,记得那是为生活费与佣金。临时接下的一个保镖任务,贴身保护阿富汗战场上的一名军官一周的时间。

对士兵无法安稳入睡的情景也算熟悉。

但眼前这个前女士兵,离开战场已经多年了,仍然无法安稳入睡,也算少见。

不过现在陆玄无暇多想别人,他自己马上就要面临一次重大的考验。

那就是与孙伯年见面。

虽然他已经用“基因变脸药物”暂时改变了自己的身体,至少在面孔与体型上,他与阿门内姆哈特几乎一模一样。

但陆玄很清楚,自己是形似。而神似不似,自己也很难判断。

研究了大量的阿门内姆哈特影像与图片资料,陆玄地心还是悬着的。

之后的见面,应该会是在一个封闭的环境,一旦被识破,自己将无路可退,抛开几名先天八、九级的高手围攻不说。

最可怕的威胁。还是源自于孙伯年。

在“雷克雅未克”的机场,陆玄与孙伯年已经有了一面之缘。

现在。回想起那短短地半个小时的时光,陆玄仍然觉得自己像是行走在万丈深崖边一般。

如果说雷禅是陆玄强大地对手。那孙伯年则是恐怖的对手。

孙伯年那种天人合一地宗主境界,让他拥有了无限攻击的可能。

陆玄甚至觉得,这个人也许每一分钟都在变强,向他出手。就像对着一个由无数星辰组成的宇宙发起挑战。

快艇停了下来,很稳,连船身都没有晃动几下,足以见驾驶者技术了得。

“怎么还是在大海中央?”塔西娅睁开了眼睛。

“你看身后。”船舱外的陆玄提示道。

塔西娅才起身透过窗口。看到了身后一艘巨大地豪华游轮。

“我们的目的地就是这艘游轮?”塔西娅有些意外。

“我想是。”陆玄点了点头。

“孙会长跟其他三国古武协会的会长,都已经到了,请两位上去吧。”言语不多地虬髯驾驶员做了个请的手示。

陆玄顺着快艇驾驶员手指的方向,看到豪华游轮的外壁上已经敞开了一个高两米左右的活动机械门。

陆玄纵身一跃起,就射进了机械门中,塔西娅依样画瓢紧随其后。

机械门后的空间并不大,是一个最多只能容纳五人的长方形小房间,二人进入后,“刷”的一下,机械门自行关上。

陆玄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上升,他们此时所处的空间,应该是一个类似“升降电梯”之类的东西。

机械门再次打开时,陆玄眼前已经不再是那边黝黑的大海,而是富丽堂皇与***辉煌的游轮内部。

几个穿着服务生服装的年青男子,都仪态不凡,英气逼人,明显是受过严酷训练的年青武者。

在一个主管模样的中年男子的带领下,陆玄与塔西娅不住的在装璜近乎奢华的游轮中穿行。

“这个船上好像没有普通人。”塔西娅轻声说道。

“嗯,从船员到服务生,没有一个是先天五级以下的高手。”陆玄也在观察周围的环境。

走在前面的中年主管回头对二人微微一笑,“这次的核心古武研究,所探讨的主题,比任何一届都要珍贵,绝对容不得有半点损失,所以船上都是中国古武协会绝对可以信赖的精英成员。”

塔西娅点了点。

“所以无论有什么样的突发状况,我们中国古武协会都可以在瞬间控制局面,以保障各位的安全,还有保障这次供大家研究的‘珍品’的绝对安全。”中年主管一面给二人领路一面自信的说道。

此时夜已深,天空中原本就稀疏的星星已经不见了踪影,这艘停泊在黑色海面上的,因为灯光通明的关系,就像一具发着奇异光芒的宝船,海面上船的倒影更是说不出的华丽。

三人又沿着船舷走了一阵,中年主管才轻声提示,“到了。”

前面是一间宽敞的餐厅,三人一进餐厅,所有的人都站了起来。

坐在主位地清瘦老者正是中国古武协会的会长孙伯年。率先站起来的他快步向陆玄与塔西娅走了过来,他身后则紧跟着黑发披肩,秀丽傲然的殷泉。

陆玄悬着的心再次往上提,但他的脸色却是始终的阴沉如旧,无

如何,陆玄都能做到完全控制的身体,心跳速度,血会让任何看出破绽。

“阿门内姆哈特先生。我们终于见面了!娜斯塔西娅小姐,一种上辛苦了。”孙伯年脸上带着令人放松的亲切神情。

“孙会长,你好。”陆玄不紧不慢地与孙伯年握了握手。

握手的过程中,陆玄发现孙伯年身后的殷泉狠狠的盯着自己,像要把自己吃掉一般。

等孙伯年转身时,殷泉愤怒的立即消失得无影无踪,恢复了她正常的状态。

看来自己这个杀人魔在与她交手之后。更被她恨之入骨。

孙伯年在与塔西娅一阵客套寒喧之后,又将目光移回到了陆玄身上。

“哈特先生……”孙伯年投射在陆玄身上的目光突然变得意味深长。

“孙会长有什么指教。”陆玄深深地道。

“哈特先生。好手段。”孙伯年笑了。

好手段?不会这么快就东窗事发吧……

“孙会长过奖。”陆玄在事态未明之前,除了冷静的应对。只能冷静地应对。

“我听殷泉说了,哈特先生不但解谜能力一流,一手太极拳更是已入化境。”孙伯年笑呵呵的道。

“雕虫小技而已,何足挂齿。”陆玄回道。

“这次小徒未经我允许。擅自给二位设置考检,还望二位不要跟小孩子计较,不要把这件事放在心里。”孙伯年脸慢慢变得冷峻,“殷泉。还不向两位赔礼。”

“二位屠夫,抱歉了。”殷泉哪有一点道歉地样子,满脸不屑,倒像是在挑衅。

“都是误会而已,习武之人想来也会不拘小节。”孙伯年拿自己的宝贝徒弟没办法,用力的瞪了她一眼后,只能自己圆场。

“没事。”陆玄“笑”道。

“什么误会,她分明是想杀我们,你们中国话说得好,养不教,父之过。教不严,师之惰,没想到孙会长是个懒惰的人,真意外。”塔西娅开口充满了火药味。

“一定是误会,小徒虽然顽劣,但天性善良,设置考检地事,也是玩心太重,之后她也很后悔,有什么事情,也塔西娅小姐,看在我的面子上,就此作罢。”孙伯年脸上非常的温和。

塔西娅见他话说到这份,自己也不能再如何,就不再出声。

“还有一个不情之请,我想先对哈特先生提出。”孙伯年诚挚的说道。

“孙会长,请讲。”

“我知道,哈特先生杀性很重,据说每天不杀几个人,就会非常难以忍受,但是我希望,在这艘船上,哈特先生不要动任何人,否则……我无法保证哈特先生地生命安全,自然就不能再邀请你继续参加这次核心古武研究。”

“孙会长,你放心,我知道自己此行的目的,人什么时候都可以杀,为了一睹太古真卷,我忍得住。”陆玄满口答应。

“师傅,我今天吹了海风,身体不适……”殷泉一脸再也无法忍受与“屠夫”共处的神情。

“那你先回去休息吧。”孙伯年挥了挥手。

“诸位,我先告辞了,晚安”殷泉头也不回的离去。

“两位请就坐,一路劳顿,今天先设宴为两位洗尘。”孙伯年到了主位。

陆玄这时才发现,长长的餐桌上,除了孙伯年外,只坐着两个人。

一个是陆玄的旧识,曾经想冒名顶替的印度古武协会会长拉穆提,自己还做过,这个脾气火爆的武者的临时司机。

他此刻正双目紧闭,似乎正在暝想,对发生的一切毫不在乎。

另外一个,是戴着金边眼镜的俊朗儒雅的男子,三十左右出头,从皮肤到手指,身上每一处都保养得很到位,脸上的神情分明是生意人的圆滑,的确是如乔乔所说的和气儒商形象。

“向云,香港古武协会会长。”孙伯年引荐道。

“哈特先生,塔西娅小姐,久仰,久仰。”向云率微笑着先向陆玄与塔西娅打招呼。

香港最大的暴力组织,“向阳”的金牌打手黑狼,如果不是乔乔之前给出的资料,陆玄很难把这个儒雅和气的男子,与“黑狼”划上等号。

“这边这位的是来自印度的拉穆提大师,他现在正在暝想,所以暂时不能跟诸位打招呼。”孙伯年继续引荐怪脾气的印度僧人。

“似乎少了一位古武协会的会长?”入座的塔西娅有些迷惑。

“这个非常抱歉,法国古武协会的凯撒赫隆老先生,每天都是是定点睡觉,定点起床,因为现在已经过了他的睡觉时间,他就没有参加今天的欢迎宴。”孙伯年解释道。

基因药物的副作用?完全靠基因药物撑的武者实在是辛苦,陆玄心中暗道。

“不过,二位也不必担心,明天一定能见到凯撒老先生,我们的核心古武研究就在明天晚上八点举行,到时凯撒老先生一定会出席。”

“我不在乎他是否出席,我只在乎这个欢迎晚宴什么时候开始,在黑礁上困了几个小时,体力消耗很大,现在饿都快要饿死了。”塔西娅直接了当的提醒。

孙伯年点了点头,看了看若大餐桌上除自己外的三位贵宾,拍手示意开餐。

在游轮主管,就是带着陆玄他们来到餐厅的中年男子沈威的指挥下,菜一道道的被端了上来。

令众人吃惊的是,放在每个人身前的菜色都不一样。

印度苦行僧拉穆提的桌前,是咖为主的印度料理。

向云身前的则摆满了各种“粤菜”。

塔西娅手边的是以鱼跟肉为重点的“俄罗斯菜”。

陆玄身前的菜,却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,包括陆玄自己。

因为服务生端到他桌前的并不是以芝士与肉料为主的端士料理,而是传统的中国——上海料理。

中国上海正是陆玄出生的地方,绝对不会是“阿门内姆哈特”这个瑞士墨西哥混血儿待过的地方。

“该来的总是要来的,只不过没想到来得这么快。”陆玄在心中暗道,他缓缓的抬起了头。

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
书签分为: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,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分享到:
关闭
play
next
close
X

亲!简体版 哇!繁體版
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